【蜗牛扑克】德州扑克中别拿正EV当借口,它并不代表就足够好

2020年9月8日20:52:12 发表评论
摘要

本文作者Andrew Brokos作为职业德州扑克玩家、作家以及教练,在众多大型比赛中成绩显赫,同时他也经常撰写扑克文章将自己的经验之谈融入其中。

【蜗牛扑克(www.allnew366.com)报道】

【蜗牛扑克】德州扑克中别拿正EV当借口,它并不代表就足够好

本文作者Andrew Brokos作为职业德州扑克玩家、作家以及教练,在众多大型比赛中成绩显赫,同时他也经常撰写扑克文章将自己的经验之谈融入其中。

有时我觉得自己多年来学习的扑克知识,只不过是在为和以前相同的错误,找更高级的新借口而已。

例如最近,我最喜欢用来给自己马虎的打法当借口的一句话是:“可能这不是最好的选择,但至少是正EV的。”好像这样就完事OK了!

但如果你是认真地想在扑克中赢的话,你必须在每种可能的情况下找到最有利可图的决策,没有“足够好了”这种事。

“正EV”这个概念引发了一个问题:“正”是与什么进行比较?你应该知道EV指的是期望值,而期望值是一个已知打法产生的所有可能的结果中,盈利或亏损的平均值。在扑克中,我们通常把任何期望值大于0的打法称为正EV打法。

【蜗牛扑克】德州扑克中别拿正EV当借口,它并不代表就足够好

当然,正期望值肯定比负期望值更好,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是以0为基准线呢,它到底是不是比较的最好的点呢?原因是,弃牌总是一个选择,我们常常把弃牌当做期望值为0。

严格来说,弃牌并不总是期望值为0的。

如果你进入了锦标赛的决赛桌,一位玩家大筹码加注,另一位玩家跟注,弃牌的期望值应该比0大。这是因为,即使你弃牌,那个大筹码淘汰其他人的结果最终也能让你赢到奖金。

同样,在有些情况下,弃牌也可能是负期望值的。

所以虽然0通常被当成比较的基点,让我们把其他打法按照正期望值和负期望值进行分组,但这并不总是理想的基准。即使它是,这种思考方式也有其他问题。你很容易马马虎虎,做出第一个想到的或最明显的正EV的打法,而不去考虑这不是最高EV的选择。毕竟,虽然弃牌总是一种选择,但很少是你唯一的选择。

例如,翻牌前全下很容易。它省去了翻牌后做决策的需要,因此许多锦标赛玩家每当全下比弃牌更好时都喜欢全下。这些全下是正EV的,但你的分析并不能就此停止。如果跟注有更高的EV,那么全下与跟注相比就是负EV的

如果你唯一的选择就是全下或弃牌,全下的EV是$5,弃牌的EV是$0,那么弃牌会让你少赢$5。但如果跟注的EV是$10,然后你全下了,那么你赢$5并没有什么好得意的。更准确的说,你在能跟注的例子中和前一个例子中一样,少赢了$5。

持续下注是另一个常见的例子。如果你翻牌前加注,大盲位跟注然后在翻牌过牌,下注与弃牌相比,通常是正EV的。同样,考虑到过牌你没什么损失,你就没有什么理由选择弃牌了,那弃牌就没什么理由成为分析价值下注的基准了。然而没有玩家提出过这个问题。

【蜗牛扑克】德州扑克中别拿正EV当借口,它并不代表就足够好

本文作者

下面是我在某年WSOP$1,500百万富翁制造赛打的一手牌。盲注为100/200,底注25。我在中间位置开池用A♥5♥开池加注到400。大盲位跟注。有效筹码大约还有7000。

翻牌为Q♦-9♥-6♥,对手过牌,我相信许多锦标赛玩家在这个时机会下注,不会认真考虑其他选择。

与弃牌相比,下注是有正期望值的,这没什么好争的。怎么会没正期望值呢?我很有机会拿着最好的牌,即使我没最好的牌,也有坚果牌的补牌,还有很多好的开火机会等。

但这未必意味着下注是正确的决策。过牌其实也是大力推荐的。会对下注弃牌的手牌反正也没有很多赢率,而且虽然当对手跟注时我的处境不差,但他也不一定就领先对手的范围。因此,在翻牌下注本身实现不了什么。它的大部分价值在于为设置多次开火诈唬铺路,并有提升为同花的可能性。

当然,我只要轻松过牌就有可能提升为同花。如果对手认为我会所有通话听牌在翻牌下注的话,过牌其实会更会有价值。在这种情况下,与在翻牌下注相比,我能引诱更多诈唬、薄价值下注和抓诈唬。

过牌同时并没有放弃在这手牌后面诈唬的机会,可能还会使这些诈唬更可信。许多锦标赛玩家会在这样的翻牌圈用大多数垃圾牌下注,只在有摊牌价值时过牌。因此,面对会读牌的对手时,下注之后的过牌可能比从翻牌开始的两次开火或三次开火看上去更不像诈唬。

在真实的牌局中,我在翻牌随后过牌。转牌为4♦,对手下注700,我跟注。

河牌为8♦,完成了后门同花听牌和几个顺子听牌。我准备对下注弃牌。但谢天谢地,对手过牌了。

随后过牌是众多有正期望值的打法中的一种,但并没有意义,因为唯一0EV的打法弃牌并不是现实的选择。过牌并不因为是正EV就足够好。这是错误的打法,因为这几乎肯定比下注的期望值更低。

对手过牌十分可能是放弃了,或希望在不进一步下注的情况下赢得摊牌。由于牌面听牌的数目,他不太可能过牌来抓诈唬。我的牌看起来要么是完成了的听牌,要么是从翻牌起就有摊牌价值。

如果对手自己完成了听牌的话,这个时机对他来说也很糟糕,因为我的范围内包含很多边缘的成牌,很乐意为了摊牌价值过牌。

虽然A♥5♥并不是完全没有摊牌价值,但这是我在这种情况下能拿到的最差的牌了,所以很适合用来诈唬。我相信过牌是正期望值的,但下注能收获更好的结果,所以我下注1500,对手弃牌。

保持开放的心态,不要自动选择第一个看到的正EV的打法。比弃牌更好并不总是足够好。

好消息 蜗牛扑克GG扑克室-全新德扑玩法“极速&现金桌"上线!
全天24小时随机将掉落现金红包至牌局底池或玩家余额!快体验吧
蜗牛扑克官方网址:www.allnew366.com
天龙扑克棋牌室正式上线!牛牛,斗地主,炸金花,捕鱼,等等应有尽有,
注册网址:www.tianlongqipai.com

发表评论

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